首页 / 同好交流 / 正文

冷美女王细高跟踩踏vk

管理员 24-01-15 21:07:59 0 收藏

叶晶属于那种很懒散的女人,xing又淫荡,总是穿着打扮得很妖艳、前卫。


  不知道她的人,猛一看还以为她是个技女。


  叶晶的艳尤其表现在脚上。


  她的脚比较修颀,白皙丰满,穿40码的鞋,脚趾头很长也很直,大脚趾上

翘,趾甲象玉片,脚弓高,脚很有弹xing。


  叶晶不大喜欢穿袜子,即便有奴婢伺候她也很少洗脚,每次奴婢用嘴给舔吮

就权当是洗脚了。


  因此她的脚底和脚趾缝间总是挺脏的,自然也很臭了。


  而大凡越是娇艳、慵懒,显得有点蠢而又对男人冷漠的女人,越容易受到男

人的爱怜。


  叶晶那种放荡不羁的风情反倒勾得不少男人拜倒在她脚下,视她那脏脚为圣

物呀!叶晶以勾引、折磨男人为乐事,她一面兴奋地做桉桉的奴,一面发展着自

己的奴隶圈。


  林子算是许愿和她共同开发的奴,水生是晴晴送给她的。


  曹安是个出租车司机,三十多岁,老婆跟个大款跑了,自己带着个七岁的女

儿。


  那次叶晶坐曹安车,马上感觉到曹安对她的那一副垂涎欲滴的色相,勾起了

她挑逗这个戴着副近视眼镜、文诌诌的男人兴趣。


  叶晶穿着细袢高跟凉鞋的双脚蹬到车前窗台上,那涂着鲜红趾甲油的脚趾,

戴着白金趾环,脚腕上悬挂着黄金脚链,修长白皙的大腿,左小腿外侧纹着一只

黑色的蝎子。


  曹安的心跳加快,呼吸混乱,几乎都开不成车了。


  开到地方后,叶晶朝曹安冷漠地一笑,拿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夹到脚趾上

,然后把脚伸过去,莺声说了句:「不用找了。」


  「谢谢……」


  曹安盯着叶晶的脚,手哆嗦着把钱取下。


  他恨不得亲叶晶那脚丫子两口。


  等叶晶下车走后,曹安把叶晶的那张钱放到鼻子底下猛嗅啊,上面有点叶晶

脚丫子的臭味。


  曹安这些天一直不能忘怀那个坐他车的美艳女乘客,天天开着车在那天那女

乘客下车的地方转悠,以期再碰上那女客。


  过了两三天还真让他给等着了。


  叶晶上车后也认出了是上次拉过她的司机,冲曹安礼节xing地一笑。


  快到地方时,还没等叶晶掏钱呢,曹安就先说上次给的多了,这次不要钱了


  「白坐你的车那多不好意思呀!这样吧,我让你吻我的脚一下吧。」


  叶晶胸有成竹地把只脚伸到曹安面前,媚媚地看着曹安。


  曹安不敢看叶晶,脸红红的。


  「你要不吻那我就下车啦。」


  叶晶做势要把脚收回。


  「我吻!」


  曹安一把抓住叶晶的脚,疯狂地亲吻叶晶的脚趾。


  「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把你电话给我……可以吗?」


  曹安不敢唐突地吻叶晶的脚太长时间,结巴地问叶晶道。


  「很想跪下舔我的脚是不是?叫我姑奶奶啦!哈哈哈!至于电话么,我到时

有空找你了。」


  叶晶收回脚哈哈大笑说,把车上曹安的名片拿了一张放到坤包里。


  「姑奶奶!我能为您呵护您的玉足么……」


  曹安真个小声地叫了叶晶一声,生怕再跟叶晶见不到面。


  「慢慢地来啦,也许你有机会的。


  叶晶翩然下了车,回头朝曹安嫣然一笑。


  曹安在后面直到看不见叶晶的背影了,才心里空落落地开车忙生意去了。


  又是一连几天曹安都没见叶晶,叶晶也没给他打电话,曹安感觉自己都快疯

了。


  这天到晚上快换班时,曹安突然接到叶晶电话,说她正在某某迪厅里,脚跳

舞跳的好疼,问曹安愿不愿意过来给她用嘴按摩按摩脚丫子。


  曹安激动地连说了好几声愿意并说他马上就到,请姑奶奶一定等他。


  曹安红灯都不管地二十几分钟开到,把车一停奔进了迪厅。


  迪厅里乌烟瘴气、昏天暗地的,近百人在舞池里狂舞。


  叶晶穿着一身的女王皮装:黑色皮乳罩、黑色超短皮裙、黑色的长筒皮靴,

独自一人坐在靠角落的一个卡座里,在那喝着啤酒。


  「姑奶奶……」


  曹安好不容易找到叶晶,呼吸不均地局促站到叶晶面前问候道。


  这么长时间才赶到!先在这罚会儿跪吧!」


  叶晶不高兴道。


  曹安迟疑了一下,给叶晶跪下了。


  刚才他在寻找叶晶时,看到那边就有个男子在下跪;舞池里有不少女孩骑在

男孩或骑在另个女孩肩上跳舞的。


  总之这里的气氛很诡秘。


  大厅里灯光很暗,加上灯又一闪一灭的,根本也看不清谁在做什么。


  叶晶站起身从曹安的头上跨过去,到舞池里又跳了十多分钟的舞。


  「靴子脱了,快给老娘舔吧!」


  叶晶跳完回来,坐下把只脚朝曹安胸上一蹬道。


  曹安忙为叶晶脱下皮靴,捧着叶晶的光脚丫子就给舔起来。


  叶晶那脚汗湿湿的,臭味儿相当浓重,可曹安觉得好刺激,热血上涌,下面

那活把裤裆顶凸起。


  「这只靴子也给老娘脱了,两只脚一起舔!」


  叶晶「啪」抽了曹安一脚丫子。


  这一嘴巴就象是给曹安打了一针兴奋剂,他下面那活猛跳了两下,差点射了


  曹安诺诺地忙把叶晶另只脚上靴子脱下来,捧着叶晶的两只脚丫子,嘴巴在

叶晶两只脚丫子各个位置快速地舔吻,把叶晶脚上的汗腻都舔下吃掉!也有人看

到曹安跪着给叶晶舔脚丫子,也都是见怪不怪地瞄一两眼而已。


  「你踢我、踩我啊!姑奶奶!」


  曹安越舔越按耐不住,恳求叶晶说。


  叶晶知道曹安想要什么,脚在曹安胸上「嗵嗵」使劲踹,踩踏曹安下面顶起

的那活。


  曹安兴奋地吻着叶晶的脚、小腿、大腿,哼唧着,终于身子猛抖两下,精液

全射到内裤里。


  「姑奶奶让我做您的脚奴吧!我要天天呵护您的脚……」


  曹安喘着粗气边舔叶晶的脚边说。


  「你也知道脚奴?你老婆让你这样吗?」


  叶晶脚丫子在曹安头上蹂躏着。


  「我……我离婚了……」


  曹安向叶晶坦白说。


  「嘁!原来是个被老婆甩了的货!你自己一个人?」


  叶晶嘴一撇,有些失望道。


  「我还有一个女儿跟着我过,明年她就该上小学了。」


  曹安觉得自己条件实在太差了,有些羞愧道。


  「哦那你女儿多大啦?谁在带她呢?」


  叶晶显出有点兴趣。


  「快七岁了,没人带白天就送托儿所,晚上有时我出车,就请邻居临时帮着

照看一下。」


  曹安似乎察觉出叶晶对她女儿有不良想法。


  「是这样。把你女儿交给我,晚上我帮你照看了。」


  曹安没有吭声。


  「怎么你不愿意?叶晶「啪」狠抽了曹安一个脚耳光。


  「不是不是……她还太小……」


  曹安如何听不出来叶晶那话的意思来?分明是说:你还想不想做我的脚奴了

?「我就是让她给我舔个脚丫子,能累死她咋地?你不是很疼爱我的脚丫子吗?


  叶晶用脚撩拨着曹安的脸说。


  「好吧……」


  曹安狠狠心答应叶晶道。


  「这就对了嘛!我不会虐待她的。」


  叶晶高兴道。


  「我得跟你讲清楚,我有老公,你要想不让他干涉你我的事,你也得做他的

奴。你接受吗?」


  「只要能伺候姑奶奶,我能够接受……」


  其实曹安正想伺候夫妻主人。


  他平常闲着没事也上网,看些有关SM的网站,了解了不少这方面的内容。


  他老婆原本只是和公司老总偷情,曹安发现后,非但没说什么,还让老婆把

情人带家里来。


  老婆觉得他心理有问题,才离开他和那大款跑了。


  曹安回去在网上下载了几段女奴给女王舔脚的短片,叫女儿贝贝看。


  「爸爸有找了份工作,为女王舔脚丫子。你也去给女王舔脚丫好不好?」


  曹安诱导女儿道。


  「不好!我不去给女王舔臭脚丫子!」


  贝贝不解地望着爸爸说。


  「听话啊贝贝。你要不去舔,爸爸旧部要你了,把你卖给人贩子,天天挨打

、吃不饱饭!」


  曹安狠着心威胁女儿。


  「爸爸你别卖我,我给女王舔脚。爸爸女王的脚要是臭怎么办?」


  贝贝害怕地问爸爸。


  「女王的脚就是因为臭才要小孩给舔香的!你只要给女王好好地舔,不嫌女

王的脚臭,女王会赏给你好吃的!」


  曹安拿出给女儿买的卖当劳哄女儿道。


  「好的爸爸。」


  贝贝接过卖当劳吃起来。


  「一定不许嫌女王的脚臭听见没?不然女王打你爸爸可帮不了你!贝贝是爸

爸的好女儿,一定不会让爸爸为你心疼的是不是?」


  曹安把女儿搂在怀里。


  「我不嫌女王脚臭。」


  贝贝天真地答道。


  贝贝果然没有嫌叶晶的脚臭,因为她看到和她差不多大的榛榛也给叶晶舔脚

,还有爸爸,林子、水生、小引和何婶,勤勤、余婕都给叶晶舔脚,于是就认为

给叶晶舔脚是很正常的。


  贝贝不明白,许愿和她爸年龄差不多,爸爸为什么让她管许愿叫爷爷,可能

是许愿爷爷很有钱吧。


  许愿爷爷和叶晶女王是夫妻,为什么他们晚上经常不在一起睡觉?女王要和

爸爸、林子叔叔、水生哥哥睡觉呢?叶晶对贝贝也算比较好,经常用脚丫子喂贝

贝软糖果、水果瓣吃,贝贝很快就适应了。


  尤其是贝贝和榛榛成了好伙伴,女王不在家时她们俩在院子里玩得可开心了


  贝贝觉得女王唯一不好的,就是有时女王晚上自己睡觉,没让男奴陪侍,她

就不能够睡觉,要和榛榛跪在床前伺候女王,还要用嘴给女王接尿!女王也不是

让她俩喝尿,贝贝想不明白,女王为什么要把尿先尿她们嘴里,再流到她们捧在

下颏下的大扎啤杯里?贝贝先是看榛榛给女王接了几次尿,看见榛榛还咽几口女

王的尿。


  私下里贝贝问榛榛女王的尿好喝吗,榛榛说很好喝,爸爸、妈妈都喜欢喝!

贝贝头一次给女王接尿,呛了两口,把嘴闭上,结果女王的尿撒她可脸。


  那天女王打了她,还拎着她的耳朵把她拽到卫生间,把她的头踩进马桶里,

灌她喝了一肚子的马桶水。


  第二天贝贝偷偷地向爸爸哭述,爸爸还把她训斥了一顿,叫她再给女王接尿

时绝对不能把嘴闭上的,否则女王会打死她。


  贝贝后来就不去托儿所了,榛榛也不去上学了,她们俩倒很高兴,上托儿所

和上学都是她们不喜欢的。


  叶晶给她俩买了不少的玩具和好看的布娃娃,还给何婶钱叫带两个孩子上街

吃卖当劳,上公园玩儿。


  女王一回家,她们就不得清闲了,赶紧要跪到跟前给女王舔脚、捶腿。


  为女王脱鞋和袜子,不能用手只能用嘴,贝贝和榛榛开始的都做不好,没少

挨女王的脚丫子踹!榛榛的门牙都被女王的高跟鞋给踹掉两颗,贝贝的头上也被

女王踹出个大口子流好多血,现在头上还有个疤呢!女王的脚真的好臭好脏,不

过女王一般都是让水生、林子,或者曹安先给用嘴给清理干净、再用多汁的水果

给擦拭按摩以后,才让那贝贝和榛榛给舔的。


  所以贝贝和榛榛舔女王的脚都是甜的!女王喜欢把脚踩在她俩的脸上和肩上

,喜欢用脚趾头夹她们的舌头、耳朵玩。


  女王的脚趾又长又有劲,每次都把她们夹的很疼,她们俩不能哭,因为那样

女王会不高兴!曹安见女儿并不怎么受苦,渐渐地也就习以为常了。


  贝贝在叶晶这有吃有穿的,还省去他每月六七百块的托儿费!曹安隐隐忧虑

的是,来年贝贝到了上学的年龄叶晶不让女儿上学可怎么办?曹安也没主意,想

到时再说吧。


  曹安开出租车每月扣除所有费用还能落个一两千,曹安现在是死心塌地做叶

晶的奴了,主动提出要把他每月的收入上交给叶晶,叶晶却不肯要,这让曹安挺

感动的。


  曹安以前也憋不住曾找发廊的小姐充女王玩过几次,那些小姐只想骗钱,根

本不会做女王不说,还利用曹安这个心理弱点收费特别高。


  曹安每次玩过都后悔地直骂那些小姐:让她们享受还死要钱,被别人搞倒收

费低廉了,真是jian!那些小姐一方面是唯钱至上,一方面也想钓个有钱的好男人

,可象曹安有奇怪心理嗜好、又是个开出租车的男人,那些小姐根本瞧不起,所

以能宰就宰!她们纯粹是为了钱才扮女王的。


0
版权声明: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原创》内容,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文章内容,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者删除处理。

热门视频

最新推荐

精彩回顾

在线
客服

官方客服

如遇课程或支付问题,请联系客服为您解决

邮箱:88888888@qq.com

Q Q客服:联系客服

工作时间:9:00-18:00,节假日休息

顶部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